泾渭风采  2017年09月02日 星期六

泾渭风采泾渭潮 秋雨 咥面 咥面 摄影 点赞婚登员

第D版:泾渭潮
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7 年 09 月 02 日 星期六   00

咥面

□ 作者 何建斌

   秦人好咥面,高陵人尤其!
       面条的品质则依赖于麦子的品质,譬如说面粉的麦筋度、出粉率等等。高陵麦子千粒重大,粉质细腻光滑,有珍珠粉之誉,麦筋度高,其香味儿,和面粉粒的细腻程度远比其它地方好。
       千百年来,在善于创新的高陵人手里,面粉变得花样倍出,什么燃面汤面,粗的细的、宽的窄的,biangbiang面、棍棍面、揪片子,以及麦面蒸馍、锅盔、花卷……令人眼花缭乱,不胜枚举!
       踏进高陵,不管你是走亲访友,还是餐馆就餐,时常都能听到:“哎——老婆子——给咱擀一案子面咥!”  “嗨——给我们一人来一碗浆水面!”……语气中那自信、得意、豪爽、实在、大方……全在!
       旺旺的辣子、嫩嫩地火蒜、呛香的大葱,加上喷香的醋,不等端碗就由不得人口齿发酸馋水咕涌了!那逸着麦香、合着油泼辣子与热酸醋的面味儿,简直教人没法抗拒!
       咥面,秦人几乎都一个样儿——酣畅淋漓一式蛮相、馋相。无论细的粗的,燃面汤面,都吸吸溜溜、呼呼噜噜,狼吞虎咽,津津有味!在那场景里,不光能品出他那特别的豪爽和秦腔戏样的气势,也能读出其对钟爱之事的专注和蛮野,更能看见他对爱的忘情投入、撕心裂肺和轰轰烈烈……
       高陵人咥面的诱人劲馋人劲也惹事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人们普遍细粮短,想吃纯麦面、拌面真是望眼欲穿。人们最多在碾场时,“跟着碌碡过个年”,能过咥面瘾,吃上几天纯麦面的面食,过后,便陷入了漫长的杂粮期。不是吃玉米面蛋、玉米稀糊糊,就是吃些乱七八糟叫不上名堂的杂粮。好点的人家还能掺一星半点儿的麦面,搭配着吃;绝大多数都是“想吃麦面实可怜,提起杂粮胃发酸……”的窘境!
       记得邻村一贫协,因他有两个儿子当着解放军,不但能享受到军属的优待,而且家里的女劳还多,麦子就显得很宽裕。这人又好张扬,他家门口的碌碡旁、挂铃的老槐树下又恰好是生产队社员集中派工的地方。多少次,当上活的铃一响,他便端一老碗燃面蹴上碌碡;左手按碗沿,右手持筷,目随筷运,不停地高高挑起——放下,放下——挑起…… 嘴里还说着“先教我把这给吸溜完再说……”。唉,饱汉不知饿汉饥,故意显摆惹人气。社员们撑不住这飘着香气、又筋又滑的面条的折磨,只得强咽涎水,咬牙暗骂!
       每每想到那些年想咥面那狼狈劲儿,与现在这般任性劲,不由心底立生饱饱的满足与幸福!其实,看高陵人咥面本身就是一种享受。一年夏日与老王下乡,恰在中午饭时路过一独独庄,见皂角树下,一个三十大几的小伙,精身子,肩搭一毛巾,就地蹲坐,冷怂大的瓷老碗地上一搁,筷子一阵高挑搅和……那爽劲朗境,那画境之大气,甭提有多美。
       咥面对秦人有太大的影响、太多的重要。老高陵人有顺口溜“……能见天咥燃面给个皇上都不干,三天不教咥顿面,肚子骂娘哭(fu)熬煎……”。娘生娃满月要有之,婚丧嫁娶必得有之,老人做寿更要奉一碗打两个荷包蛋的长寿面……
       咥面,乃秦人生就的痛快!
       咥面,乃高陵人吃中的一大美事!
       咥面,更是高陵人的面子和享着幸福时的滋润神采! (作者系《大美高陵》执行总编)

3上一篇 下一篇4   放大  缩小  默认 朗读
版权声明在线投稿关于本报
主办:西安市高陵区新闻宣传中心 协办:西安市高陵区电子政务网络中心
技术支持:西安集群科技有限公司
泾渭风采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